环保与经济发展不对立--环保部长答记者问
2016-03-14  来源:法制晚报


法制晚报讯(人大报道组)3月11日上午,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在梅地亚中心举行记者会,环境保护部部长陈吉宁就“加强生态环境保护”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

陈吉宁表示,全国人大正在起草环境保护税法,核心的目的不是为了增加税,是为了更好地建立一个机制,鼓励企业少排污染物,多排多付税,少排少付税。这项工作在国务院分工中是财政部牵头,现在整个工作正在积极推进。

回应治霾:人厉害还是风厉害?

记者:“两会”刚一开始就有雾霾,如何评价这一年来的治霾成果?铁腕治霾是否找到了有效办法?

陈吉宁:去年年底三次大范围、长时间的重污染天气,今年1、2月份,一直到3月份又出现了很多蓝天,有一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到底怎么看?到底是人厉害还是风厉害?

我们用三个数来看是不是取得了我们所期盼的变化。一是优良天数,二是重污染天数,三是全年的PM2.5浓度。

从大气十条实施以来,这三项指标都在发生积极的变化,能看到一个非常明显的改进趋势。

比如去年首批实施新环境空气质量标准的74个城市PM2.5年均浓度为55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14.1%。美国NASA卫星也观测到中国的东部和中部地区出现了颗粒物的降低。

“土十条”将按程序报批后实施

记者:中国为什么在出台治理土壤污染的行动计划方面推迟了一年的时间?

陈吉宁:“土十条”起草部署始于2013年5月,两年多来,我们深入调研,广泛征求意见,反复修改,大概到目前已经修改了50多稿。目前文稿已经基本成熟,下一步我们按照程序报批后就可以实施。

“土十条”编制中,我们主要的思路是问题导向、底线思维、突出重点、有限目标,立足于中国当前的国情,立足于经济发展的全局,坚持预防为主、保护优先、风险管控,分类别、分用途、分阶段地进行管控和治理,我们特别强调风险管控,重点是要夯实“两个基础”、突出“两大重点”、推进“三大任务”、强化“三大保障”。

地方环保部门违法不究现象大量存在

记者:“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省以下环保机构监测监察执法垂直管理制度。这一制度设计的初衷是什么?环保部门又是打算如何推进实现这一目标?

陈吉宁:十八届五中全会明确提出实行省以下环保机构监测监察执法垂直管理,这是党中央在生态环保领域做出的一项重大决策。

现在我们实行的是以块为主的环保管理体制,这个体制面临很多难以克服的问题。比如一些地方政府重发展轻环保,发展硬、环保软,有些地方政府的地方保护主义严重,干预环保监测监察执法,环保的责任不落实,往往地方政府的责任成为地方环保部门的责任,同时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的现象大量存在,所以必须进行改革。

最近我们会同中编办和财政部出台了做好垂管期间有关工作的通知,明确在目前改革刚启动和改革没完成之前,各地、各部门怎么做好各自的环保工作,履职尽责,有序推进,不要出现问题,特别是在人、财、物等方面做好平稳的过渡,严防出现突击进人、提拔干部、压缩环保经费等问题。

目前已经有17个省(区、市)提出全面试点或部分试点的意向,环保部正在抓紧编制试点指导意见。我们大概用一年左右的时间完成试点工作,力争在2018年本届政府换届之前完成这项改革。

“没有污染的产业,只有污染的企业”

记者:新环保法实施后曾引发拖累地方经济发展的争论。部长您认为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是怎样的一种关系?同时随着今年经济下行压力的增大,您认为如何才能破解既要发展经济同时又要保护环境这一难题?

陈吉宁:我们今天仍然有一部分干部认为环保和发展是对立的,所以今天开场我就讲了,它不是对立的。还有部分人认为环保是包袱,抓环保就会影响GDP,就会影响发展,存在着不能为、不想为、不敢为的问题。

我们过去经济一枝独秀,其他发展滞后,存在突出短板,这条路已经走不下去了。我们到了这样一个阶段,要用好环保这个抓手,推动我们经济转型升级。大家看到环境今天是短板,但是它也是机遇。

我过去讲过,从来没有污染的产业,只有污染的企业。今天的技术快速发展,生产规模得以迅速的扩张,只有让那些污染的企业退出市场,才能给好的企业留出发展的空间,这些企业才能够专注于其他的创新,专注于提高产品质量,才能够避免在我们的发展中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国际经验是这样,中国经验也是这样。大家可以看浙江铅蓄电池污染整治,几年的时间,关闭淘汰了220多家企业,淘汰了80%多,产业变好了,污染大幅度下降了。再看山东的造纸行业也是这么走过来的,兰州的大气治理也是这么走过来的。

健全公益林补偿标准动态调整机制

记者:如何理解绿色贫困?如何破除绿色贫困,真正做到既有绿色又有发展?

陈吉宁:从环保部的角度看,主要有三个方面要加大力度。

一是大力推动结构调整,加快绿色发展,严守生态红线。在发展中要避免东部污染的产业进驻到这个地区,要守住一些非常必要的生态空间保护区。

二是实施退耕还林还草、天然林保护、湿地保护与恢复、退牧还草等重大生态工程,提高贫困人口的参与度和受益水平。

三是要加大生态统筹力度,建立统筹推进环保与扶贫的制度体系,增加这些地区重点生态功能区的转移支付,开展贫困地区生态补偿综合试点,要健全公益林的补偿标准动态调整机制,完善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政策,通过好的生态补偿机制来引导和鼓励这些地区的群众走向生活富裕、绿色发展之路。

环保税法正在起草 企业“多排多付税”

记者:有政协委员建议中国要提高环境保护税,现在的税率好像太低了,他说不会覆盖电厂环保改造的成本。如果税率提高的话,企业的负担会更重吗?

陈吉宁:全国人大正在起草环境保护税法,核心的目的不是为了增加税,是为了更好地建立一个机制,鼓励企业少排污染物,多排多付税,少排少付税。

这项工作在国务院分工中是财政部牵头,据我所知,现在整个工作正在积极推进,环保部下一步会配合财政部做好相关的工作。这项工作也会广泛听取社会各界包括企业的意见,尽快从过去传统上环保收费的体制转到从税的角度解决环境问题。

限期解决“劣五类”

“黑臭河”问题

记者:对于水污染特别是工业废水偷排的问题,有哪些具体措施和思路来满足老百姓对于绿水青山的期待?

陈吉宁:去年4月出台了“水十条”,共涉及到35个方面、238项具体措施。“水十条”对我们一直到2020年水污染防治工作做出了全面的部署,这是一个顶层设计。目前我们正按照这个部署把它分解到各部门、各省(区、市),目前已经有了细化的方案,出台了一批配套的政策,一大批治理的工程也陆续出台。

有个叫“1+2”的工作重点,“1”就是要保证饮用水安全,所以我们要全面公开饮用水安全的相关信息,实施从水源到水龙头的全程监管。“2”是指好、差两头。首先要保住好的水,我们有一个良好湖泊水体保护计划。

其次,对老百姓反映突出的劣五类水体,特别是城市黑臭水体要限期解决。我们正在会同住建部落实这项工作,也会形成一个信息平台,定期向媒体公开全国各地黑臭水体的名单和治理情况。

还要抓好预防,解决源头的问题。我们要推动敏感区域的产业负面清单建立,通过负面清单、通过环境标准来优化我们的产业结构、推动我们的绿色发展。

合理布局危化品仓储

记者:在国家层面如何尽快将长江经济带的环境保护上升为国家战略,如何解决上游污染、下游治理的怪圈?

陈吉宁:我们正在抓紧编制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规划。这个规划就是要在长江经济带的发展中做好保护的顶层设计,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加强流域的统筹,还是要守住空间、总量、准入三条红线,首先不能出现结构性和规模性的问题,率先划定沿江各省市生态保护红线,确定重点行业、重点企业污染物的排放总量上限和阶段性目标,根据上中下游的生态环境状况提出差别化的环境准入条件,制定重点区域产业发展的负面清单。

要深化环保体制机制改革。长江要构建监测一体化的格局,统一布局建设生态环境监测网络。要开展环保督察巡视,重点是落实省级党委和政府及其有关部门环境保护党政同责、一岗双责。要借鉴我们国家的第一个生态补偿模式,即新安江流域的水环境补偿模式,探索建立长江流域上下游生态环境补偿的新机制。

以保障饮用水安全为重点强化风险管理,严格控制沿江的石油加工项目的环境风险,合理布局生产装置及危险化学品的仓储等设施,特别是要依法取缔保护区内的违法排污企业,从根本上保障饮用水水源与港区、重污染企业及排污口犬牙交错等威胁饮用水的安全隐患问题。

文/人大报道组



上一条:雾霾治理 51.2%受访者建议提高机动车尾气排放标准
下一条:相约春天 播种绿色

新闻评论 我来说两句:
论坛注册:马上注册 论坛登录:现在登录  
验证码: 北京环保公众网